11 months ago

今天看了盖盖的文章,挺受启发,结合这几天对自己的思考,总结一下下。
我要说一下关于坐标系的事情。
为什么要说坐标系
有一个典故:
柴静在刚到央视的时候,老师是陈虻。
陈虻啪的将一盒烟放在桌面上,问道“这是什么?”
柴静回答道:“烟。”
“我把他放到医学家面前,说请您写三千字。他肯定会写尼古丁含量,吸烟的人肺癌发病率云云...”
“我让经济学家写三千字,他肯定会写烟草是国家纳税大户,走私烟草对经济对影响...”
不一一例举了,那我有看待这个世界对坐标系么?
我看待这个世界的坐标系是什么?
在部队体制内生活了十几年,整个人都已经很麻木了,吃穿住行基本上部队全包了,生活上没有太大都压力,但是也没有什么生活的激情。
在与地方政府、企事业单位打交道的时候,更多的是喜欢指手画脚,满足一种莫须有的虚荣感。
温水煮青蛙...生活缺乏挑战,也没有应对挑战的策略,遇到了困难就会束手无策。
在盖盖的文章中,提过一些比如“遇到人生重大选择时,总会找到一些小的可以纠结的选项来干扰自己,以逃避对重大问题对思考。
我知道人是喜欢逃避现实和逃避思考的,甚至可以以欺骗自己为代价,掩耳盗铃。
现在的我也将面对重大的选择,部队改革后的去留问题,但是这个并不是我最纠结的问题。
最纠结的问题是不管是去,还是留,打破坐标系才是问题的关键。
我不希望变成一个思想僵化的人,我希望跳出思维的局限,思维是有惯性的,想做到,挺难。
怎么去打破坐标系?
我没有答案。
我觉得这种思考习惯就像在一个管道一样,所有的思维粒子都在管道内部流淌。
除非环境发生剧烈变化,否则从内部突破比较困难。
不然也不会有所谓的顿悟了。
但是如果不打破旧的坐标系,就难以产生新的坐标系。
针对目前的情况,在环境未发生巨大变化时,只能靠自己的元认知能力去做这件事情了。
还有,依靠有元认知能力的战友,帮助自己来打破。
还有什么能让自己突破局限的办法呢,希望你能给我答案吧!
(今天参加了混沌研习社的讨论课,有个办法不错,善友教授说的,要把思维比喻成一筐苹果,但是现在要做的是,把所有苹果从筐里面倒出来,再把好的捡回去,坏的扔掉。道理明白,但是还做不出来。)

← 3.14 3.17 →